小資女台北租屋 快要被榨乾



不管怎麼算,在台灣,當包租公都比不上炒房的利潤。四年不到,台北市的「房價租金比」,從卅三倍暴增到六十四倍。這代表,房東得花上六十四年、不間斷地出租房屋,才能回本。

華視,新聞,羅瑞誠,小資女 台北租屋 租屋

台灣 租屋

One Reply to “小資女台北租屋 快要被榨乾”

  1. Yuki Allenbach

    去年七月,我兒子遠從瑞士到台北 W hotel 做六個月的實習,從 Facebook 找到台北101附近的租屋,租屋者其實不是屋主,而是二房東叫Nancy Chen ,事後種種事件讓我跟兒子了解她的行事作風其實都有設計的,例如她刻意在ㄧ個急迫的狀況下讓我兒子簽下中文的合約,然而寄到瑞士的英文合約卻不是這麼寫的,當場口頭說沒關係,到時候都可以討論。
    兒子去了才知道他那間房間沒裝冷氣,其它間卻都有,算了,忍一下,反正他實習從晚上做到清晨,睡一下又得去工作。沒想到月底,這位二房東居然要求他分擔電費,我兒子說他房間沒冷氣,整天幾乎不用電,要分擔這麼貴的電費不公平,二房東一句合約寫的就給他打臉了。
    接下來,因為兒子遇不上丟垃圾時間,匆忙之際隨手把垃圾袋放在大樓垃圾集中處,結果二房東又出來說你丟垃圾被罰6000元,兒子跟我叫苦,我勸他說台北垃圾不落地,被罰也沒話說,問題是誰開的罰單?我問兒子誰罰的?他說他不知道,我要他跟二房東要罰單及收據證明,結果二房東找盡理由就是不給他。
    合約規定租屋一年,因為兒子只租六個月,所以他說必須幫二房東找到下一個房客,問題是兒子找到了,房東卻一直推拖不願做配合來承接下一個房客。
    上星期我兒子回瑞士了,壓金也沒退,二房東居然寫email 來跟兒子要求付款一萬多元,如果不付則要用法律途徑。
    我真的無法想像台灣有這樣的人,給外國人什麼樣的形象啊!
    也想問問,我應該採取什麼方法來處理這樣的事,台灣的房東都這麼奸詐狡猾的嗎?
    直接想到消費者基金會做投訴,也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誤入這個二房東手裡,如果需要更深入的資訊,或能給予我根據這件案子的法律途徑,請與我聯絡。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