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租津住劏房 斷水電 零距離叫床聲「我想死」



被譽為「斯諾登守護天使」的Vanessa,原本在菲律賓呂宋島開小店,賣自己做的女裝裙,過着平凡的生活,直到一次遭綁架及強姦,家人認為她留在菲律賓不安全,她於是來港做女傭。不過,○六年,她約滿後遲遲未能找到新僱主,等到簽證到期,她不敢回國,於是東躲西藏地過日子。這樣的日子過了四年,一日,她終於在街上被警察遞捕。「我在菲律賓從未坐過監,在香港及其他地方都未試過。我從來沒有犯過事,那是第一次,我覺得生命要完蛋了。」

Vanessa被送到馬頭角羈留中心,儼如坐牢,「他們(職員)會給你一個編號,當他們叫你的編號,就是叫你。」她獲發一個杯、一支牙刷、一條「祝君早安」毛巾,沐浴洗頭,只能用洗潔精。裡面沒有洗衣服務,所以她整個星期都是穿同一套衣服。「當時什麼都不知道,只覺得很難過。我應該做什麼呢?我不想吃、不想睡,整天躺在床上,無所事事。」

一星期後,Vanessa被送往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簡稱CIC)繼續羈留。她指,CIC比馬頭角羈留中心稍為好些,包括可以洗衣服,「但如果是白色衫,一兩日後就會染黑,因為所有衣服會混合洗。有時你會遺失衣服,因為被人拿走了。」在CIC羈留長達兩個半月,Vanessa終於獲釋。然而,重獲新生的喜悅,很快被憂慮掩蓋,「當時我口袋裡只有五十元,沒有其他衣服可穿,也沒有屋可住。」她去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簡稱ISS)申請難民援助服務,但職員只給她一些罐頭、即食麵應急,其他援助要等多一個月,她只能在CIC認識的朋友暫時收留她。

ISS受社署資助,每月向庇護聲請人提供成人一千五百元、小童七百五十元住宿津貼和三百元水電煤津貼(直接發放給業主)、一千二百元電子代幣(只可在百佳超市買食物),以及二百至四百多元的交通津貼。

一千五百元可以租到怎樣的單位?難民只有一張「行街紙」,而且不是黃皮膚或白皮膚,往往被業主拒之千里,只能租劏房、寮屋,甚至是豬欄、雞場改建的鐵皮屋,環境惡劣,防火設施欠奉。一五年初,八鄉吳家村有鐵皮屋劏房起火,燒死了三十三歲的斯里蘭卡難民Sivarasa Sivatharan。

Vanessa於是與其他難民合租舊樓劏房,三個人擠在一張碌架床,環境狹小侷促,與老鼠、曱甴共存。劏房的水、電費特別貴,交不夠錢就被業主截水截電,Vanessa一度要去公廁取水。

後來有個妓女搬入隔籬房。隔着薄牆,鄰房的所有聲音她都聽得一清二楚。孟母擇鄰,Vanessa的女兒才四歲,總不能在叫床聲中成長,她向ISS要求搬走,卻不得要領。「情況真的很難捱,我有想過自殺 在香港,生命有什麼意義?」

這些苦日子,Vanessa捱了七年,一直看不到盡頭。「其實我不想依賴資助、捐款。」不過法例不容許庇護聲請人從事任何工作,她不能賺錢改善生活。

撰文:吳婉英
攝錄:葉漢華

壹週Plus :
即 like 壹週Plus fb :

壹週Plus,壹週刊,Nextplus,next magazine,hong kong,HK,magazine,hk,香港

台灣 租屋

40 Replies to “$1500租津住劏房 斷水電 零距離叫床聲「我想死」”

  1. Casha Hush

    香港政府真的很不好
    港民都已經如此困苦了!你依然要收留難民?為什麼不先解決自己國人的問題呢

  2. Nelson Chan C

    直接來講,呢啲就係典型大種乞衣嘅神 邏輯: 我有問題,你哋一定要幫我,你唔幫我或者幫得唔夠都係你哋唔啱。相信我,這種神邏輯在菲律賓是頗為普遍。
    這種邏輯思維在我們自食其力(但一樣住劏房)嘅香港人眼中係真是匪夷所思。

  3. 鎮壓香港統一兩岸,剿滅一切反共逆賊

    Why don't you go back to the Philippines then? While you are looking for higher income in Hong Kong, you are complaining the cost you are facing, in what way does it make sense? Just get the best and never pay back the cost?

  4. chen BN

    Your choice is right. Although one person comes to Hong Kong, how to say it is a chance to renew, and there are few failures to be encouraged. People have no smooth life. If they work hard, they will be better in the future. Blessings!

  5. Ellen Tiong

    Actually Filipinos can get opportunities in other places. They can go to Singapore and work as maid or professional if educated or Dubai for example. If Hong Kong is not the right place, then move somewhere. And let Hong Kong citizens have their land back. Just my 2 cents.

  6. John Ip

    .在香港想死,為何不回家,那麼不用死了,對嗎,要知道每個各家的午餐不是免費的

  7. Wai Lee Chung

    去到也裹都要有身份,才可以做工,才有錢生活,衣食住行,都是钱,反回你的國吧

  8. Wah Kwong Ng

    你又唔係HK人,点解要HK人照顧你,况且你又冇貢獻。再者,你咁大个人,都要積極揾工做,我都係喺外地生活,靠自己双手啦,唔好靠人,唔好只識埋怨,冇人帮到你,除咗你自己

  9. kwokkeung chau

    筆下風雲 – 程萬里 傳媒人 基建糊塗帳
    香港近年行背運,逢大型基建必出事。即將通車的中環及灣仔繞道和東區走廊連接路,繼被揭發嚴重漏水後,又被爆出施工質量有問題,涉事鋼架多個預製組件疑尺寸出錯,施工安裝時未能順利收緊螺絲,出現嚴重離罅。更不堪的是補救兒戲,僅以玻璃膠將被改大的接駁位螺絲封口,外界憂慮重達三十噸的鋼支架及巨型路牌在安裝欠妥下隨時坍塌,顯然不是危言聳聽。
    基建做工馬虎、質量泥沙俱下、漏水當食生菜,幾已成為常態,但這些都不過是小兒科,最怕是危及結構安全。醜聞多多的港鐵沙中線工程,再有四支鋼筋螺絲帽長度不達標,最少的一條僅扭入九點四毫米,較標準足足少七成六,且迄今已有十支鋼筋螺絲帽不合格,「剪筋」的可能性愈來愈大。這樣下去,紅磡站月台結構是否可靠,誰也不能保證,信心危機更是揮之不去。市民對沙中線質量早就信心盡失,要挽救港鐵聲譽,除了拆卸重建,恐怕別無他法。

    問題是,一旦拆卸重建,耗資多少、需時多久、由誰人埋單,根本無人說得準。正如高鐵工程超支近二百億元,立法會三年前已通過撥款,高鐵香港段也於今年九月通車,但港府至今仍未交代如何追回這筆款項,幾可肯定又是由納稅人付鈔,讓人再次見識肉包子打狗,一去無回頭。
    香港社會問題千頭萬緒,安老、扶貧、醫療、教育等方面在在需財,港府偏偏斤斤計較,惟有基建糊塗帳最慷慨,市民交稅到底為了甚麼?(給基建)?????????????????????????

  10. 1506 Sing

    咁撚委屈就租个大单位做一楼一自力更新 俗語有話 中間有条流水罅 到處唔憂無飯茶 唉..你副尊容唔止窄窄地 直头好撚窄 認命啦 大嬸 我响香港出世毛都無条呀 重响度嫌三嫌四用香港人嘅血汗錢養你呢班廢人 真係血都嘔埋 春袋都揼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